15年后再见 妈妈却叫不出女儿的名字(图)

作者:金牛区福生殡葬服务部 来源:www.cdfsbz.com 发布时间:2016-05-28 13:44:57
15年后再见 妈妈却叫不出女儿的名字(图)潘小莉扑到妈妈怀里放声痛哭。胡春红、胡军见到姐姐,十分亲近。神志不太清醒的妈妈不认识自己,潘小莉把15年的思念和委屈变成一声仰天大叫下着毛毛细雨,雾气在山峦间回荡。昨天中午,一夜未眠的潘小莉和家人、朋友5人一起,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和水果,开车从主城赶往綦江打通镇天星村,一路上,她的脸上时不时浮现着笑容,“要见妈妈了,心情好复杂。”妈妈还记得我吗?潘小莉今年24岁,老家涪陵复石人,目前在九龙坡黄桷坪经营一家服装店。11日,重庆晨报报道《胡家两兄弟,帮妈妈找妈妈》一文,引起广泛关注。涪陵警方通过多方查找,11日晚联系上潘小莉,文中的“王春芳”疑似她失联15年的母亲。在民警帮助下,小莉看到图片上正是有时神志不太清醒的妈妈。当晚9点,小莉哭着给在宜宾出差的老公唐先生打电话,“我找到妈妈了。”得知消息,唐先生连夜回到重庆,陪妻子去接离家多年的妈妈。涪陵老家的亲戚得知此事,也高兴得睡不着,在渝北区工作的表哥王君宏也要一起去接二姑。妈妈不叫“王春芳”,叫王春淑,今年45岁。2002年小莉只有9岁。有一天,妈妈去外公家串门,神志已有些不清醒,当时她想打外公,但被三舅制止。在那之后,王春淑就再也没有回家。一路上,小莉不断向知情者问起妈妈和两个弟弟的情况。她重复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知道妈妈是不是还记得我,会不会跟我走”。前不久,小莉还到綦江梨花山旅游过,“没想到妈妈在这里,还离得这么近。”妈,你晓得我是哪个不?下午3点,重庆晨报记者和潘小莉一起来到天星村,绿竹掩映的农舍前,院坝里站着好些人。听说“王春芳”的家人前来认亲,村民们都来了。此时,“王春芳”站在院坝里,黑色夹克、深色外裤、梳着两个辫子,对着田坎上走向她家的人嘿嘿笑着。在田坎上远远看到“王春芳”,潘小莉眼眶泛红,紧皱眉头,努力克制着情绪。潘小莉在堂屋放下礼物,喘了口粗气,转身跨出房门,叫着“妈妈”,跑向“王春芳”。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把搂住妈妈的脖子,像小时候撒娇一样。“王春芳”也笑着伸出手,环住小莉的腰。小莉忍住啜泣,不停问着“妈妈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妈妈你晓得我是哪个不”……胡国全眼中含泪,和其它村民站在一旁,小声说着“像,太像她妈妈了”。潘小莉和“王春芳”眉眼间几乎一模一样,一看就是母女。“这就是小莉的妈妈,不会错。”盛娇娇是小莉的发小,她和小莉出生相差一月,小时候还吃过“王春芳”的奶。12日一大早,盛娇娇就从涪陵来到重庆,和小莉一起往綦江赶,“15年了,真心为她高兴。”始终叫不出女儿的名字潘小莉忍住哭泣,扶住妈妈,小心翼翼地问妈妈:“你晓得我是哪个不?我是你女儿。”“王春芳”笑着说:“女儿不要哭。”潘小莉问妈妈“还记得我的名字不?”可再三启发,“王春芳”总是答非所问。“王春芳”说起好几个人名,包括盛娇娇妈妈、小莉爸爸、以前的邻居……却一直没有“小莉”两个字。潘小莉松开扶住妈妈的手,“我是你的女儿啊!”说完仰头大哭,“你啷个想不起我了啊。”村民看到这一幕,有的悄悄抹泪。老胡搬出条凳,让小莉和“王春芳”坐下聊。小莉扶着妈妈坐下不久,表哥王君宏正好从学校接回胡春红、胡军两兄弟。两兄弟老远看到妈妈和小莉坐在一起,一路飞跑过来,站在小莉旁边小声喊了声“姐姐”。“他们两个说终于可以见到姐姐了,一直念叨不停。”王君宏看到“王春芳”也是难掩激动,他提醒二姑“他是君宏”。“王春芳”立即说出“王君宏”三个字。胡春红、胡军接过姐姐小莉带的礼物,不停在人群中穿梭,蹦跳地说终于见到姐姐了、还有个表哥。当晚回涪陵见外公老胡坐在一旁抹泪,看到“王春芳”找到家人,他真的高兴,“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小莉拉着老胡的手,她感谢胡叔叔这些年对妈妈的照顾,“多亏叔叔,这些年才没让妈妈受苦。”两兄弟“帮妈妈找妈妈”已有了结果,但“妈妈的妈妈”外婆两年前已经过世,家里还有外公、姨妈、舅舅、表哥、表姐。小莉问胡春红、胡军两个弟弟,愿不愿意去涪陵见更多的亲戚,两兄弟点了点头。征得老胡的意见后,小莉与丈夫载着胡家两兄弟和妈妈,决定当晚回涪陵老家见更多的亲戚。妈妈手很巧也很勤快在小莉的记忆中,妈妈王春淑一直神志不太清醒。以前,妈妈也会外出,她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外婆家,步行要两个多小时。每次去玩一段时间,妈妈就会自己回来。每次都这样,即使有时离家一个多月,最终都会回家。可这一次离家,整整15年。妈妈离家后,家里没有妈妈的照片,小莉想念妈妈时只有拿出妈妈的身份证,妈妈的容颜只在这一寸照片上。“身份证一直放在钱包里,可前年钱包被人偷了,连唯一的照片都没了。”爸爸潘仁友很爱妈妈,2002年,他特地申请1000元贷款想要给妈妈治病。可贷款刚拿到,妈妈就不见了,家里至今还保留着那张贷款证明。妈妈的手很巧,也很勤快。编头发、洗衣,她都很讲究。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潘仁友到涪陵打工,小莉长大后也出外工作,忙碌起来,找妈妈的事就一度搁置。胡家兄弟的兴奋:我们也有外公舅舅了胡春红、胡军两兄弟自打记事起,就知道自己的妈妈和别人的妈妈不一样。说话含糊、来路不详。父亲老胡一人扛起全家的生计,他很尊重王春淑,这些年并没有让她受委屈。随着两兄弟长大,老胡和孩子都想知道王春淑来自哪儿,“王春芳”到底是不是她的名字。尤其是两个孩子,别人有外公外婆、姨妈舅舅,可对小哥俩是一个遗憾。他们想见更多的亲人,想知道妈妈以前是怎样的人。来到天星村后,王春淑就再也没离开过这个村子。老胡一直有个心愿,想要为王春淑寻亲。老胡将心愿告诉两个儿子,儿子平日也会有意识地留心能找到妈妈的消息。一次,学校来了一群爱心人士,对他们进行对口帮助。两兄弟将这一信息告诉给热心网友“yangge”,这位网友将胡家兄弟的情况发到论坛,引起关注。老胡说,这次太谢谢重庆晨报了,现在王春淑找到亲人,非常高兴。他同意两个儿子去涪陵见外公、舅舅、姨妈等亲人,“那也是他们的亲戚,该去看看。”重庆晨报报道引关注 当晚寻亲人就有结果11日,重庆晨报8版报道胡家兄弟“帮妈妈找妈妈”一文后,引起广泛关注。不少市民致电本报966966热线,提供线索。记者通过梳理,初步认为王春淑的老家可能是来自涪陵区白涛镇石门乡山窝附近。11日下午,记者联系上涪陵公安局白涛分局,警方非常重视,副局长陈爽根据信息进行查找。白涛镇石门乡山窝确实有叫“罗天权”的人,身份是教师。与王春淑念叨的“敲钟上课了”非常吻合。11日晚,民警陈爽、涂馨丹,辅警吴幸隆、蒋雪坪赶到罗天权的家调查走访。可罗天权对王春淑并没有印象。民警又找到曾经在石门教过书的陈勇。陈勇对王春兰有印象,并提供了她所在的生产队,民警通过生产队队长找到王春兰。王春兰看过照片,觉得照片像姐姐王春淑。但她已经18年没有见过姐姐,有些不确定,建议让王春淑的女儿潘小莉看。当晚9点多,潘小莉看到照片上的人惊呆了。时隔15年,当初还是小女孩的潘小莉如今已嫁为人妇。看到妈妈现在的样子,哭得停不住,当时就表示要去见妈妈。早前报道:两兄弟帮妈妈找妈妈,好心人都来帮他们“每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胡春红和胡军两兄弟做的第一件事是:找妈妈。”近日,“綦江在线论坛”里一个帖子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家住綦江区打通镇天星村的胡家两兄弟想请大家帮妈妈找妈妈。他们的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还是孩子的两兄弟要帮妈妈找妈妈呢?妈妈有时神志不清楚胡春红和胡军两兄弟放学结伴从学校回到位于天星村的家,步行约需一个小时。两兄弟在田坎上跑得飞快,他们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妈妈。胡春红13岁,在大罗小学念六年级,胡军10岁,读四年级。父亲胡国全今年63岁,务农为生。4月9日下午,天还下着淅淅沥沥的雨,乡间小道湿滑泥泞,重庆晨报记者来到綦江区打通镇天星村,沿着盘山公路一路上山,走过一条田间小道,一片竹林掩映中的农舍就是胡家两兄弟的家。老胡正准备做饭,胡春红坐在屋里看电视,胡军刚从鸡窝里捡出母鸡下的蛋,妈妈“王春芳”站在屋子一角远远望着老胡。“王春芳”看上去40多岁,身材发胖,头发花白,穿着灰色的袄子、凉拖鞋,两条辫子梳得干净利落。她的神志有时不太清楚,对自己的事也从来不说。下午2点,胡家人围坐在条凳边吃午饭,简单的豆汤、炒腊肉和青菜,胡军坐在妈妈身边,时不时给妈妈夹块肉。“妈妈最喜欢吃腊肉。”见儿子夹肉给自己,“王春芳”对着胡军呵呵笑。14年前“王春芳”来到天星村妈妈是怎么来到这村子的?还有什么亲人?两兄弟是这样听爸爸胡国全说的——你们的妈妈是2002年腊月初一来到这个村子的,当时身材清瘦,蓬头垢面,浑身是伤,像是被人打的。她在旁边一户房子门口停住,制止玩火柴的小女孩,“耍火小心把山烧起来了!”小女孩是我的外甥女。我问这个女人叫什么,她含混地说着“王春芳”;问她从哪里来,她重复着“石门”,还怯怯地说“饿”。“第一顿饭,她吃了5大碗。”我把“王春芳”带回家,拿出大瓷碗给她盛饭。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知道到底经历过什么。她没说。我从她的衣兜里翻出两张车票,出发地是重庆,当时觉得没有用处就丢了。听口音,你们的妈妈像是重庆主城或周边的人。胡家人生活虽苦但很亲密老胡本在村里做出纳,22岁时,他和兄弟上山砍柴,不小心摔下几百米深的悬崖。邻居闻讯赶来将他送到医院,老胡整整昏迷一个星期才渐渐苏醒,调养多年才逐渐恢复劳动能力,自己的终身大事也因此耽搁了。而“王春芳”的到来,让当时49岁的老胡结束了单身生活。“王春芳”没处可去,担心她再次出走会有危险,邻居们都劝老胡就当做个好事,将她收留。之后,两人生下胡春红、胡军两兄弟。从这以后,虽然生活比单身时期更苦更累,但老胡却非常珍惜,家里家外、种庄稼、洗衣做饭,全靠他一人,10多年,他都坚持扛了过来。“当时房屋垮塌,刚修好新房,又迎来一个媳妇儿。”老胡看着坐在对面吃饭的“王春芳”,喝了口酒,笑着说。“妈妈会做很多事,不叫她停止就会一直做。”胡春红看着妈妈介绍情况,她精神状态不太好,但洗衣、割猪草这些简单的家务事都会做。每天,两兄弟都要走约一个小时的山路,到大罗村去念书。他们很爱妈妈,前几天有人给两兄弟一块饼干,两人舍不得吃,带回家剥开纸袋喂给妈妈吃。两兄弟放学回来,第一件事总是找妈妈,帮她割猪草,挽着妈妈的胳膊一路有说有笑走过田坎,回家吃饭。尽管“王春芳”并不能直接给孩子们什么建议,但她看着孩子时那柔柔的眼神,两兄弟心里默认妈妈是明白自己的。妈妈的家人在哪里呢?这些年,根据王春芳断断续续提供的一点信息,老胡拜托他的兄弟在江北区石门大桥一带找过,但没有结果。“王春芳”字迹工整,一笔一划,都能清晰写下来。刚来时,她时常会念叨“敲钟上课了”,两兄弟猜测妈妈以前会不会是在学校工作。9日下午,老胡和孩子们一起,再次问起“王春芳”姓名、住址,她拿着笔在纸上写下“石门”“白涛”“山窝”等词语,还有“王春淑”“小兰”。一边写,一边念叨着“小兰,妹妹”。有人说,在涪陵有地方与“王春芳”写的地名符合,“王春芳”会不会来自涪陵。胡国全也曾去綦江当地派出所求助过,无奈信息零散也一直没有结果。不知道她的身份信息,也就没有户籍证明。14年来,老胡一直都有一个心愿,找到“王春芳”家人,补办一张迟到14年的结婚证。而胡春红和胡军希望能找到更多的亲人,外公外婆、姨妈舅舅、表亲兄弟,甚至会不会还有同母异父的哥哥姐姐?胡春红和胡军两兄弟希望大家能提供更多的线索。如果你知情,或认识王春芳,可致电重庆晨报966966热线告知我们,帮两兄弟的妈妈找家人。热心市民提供线索称地名能对上4月11日上午,重庆晨报966966热线不断接到读者来电,他们在看过相关报道后,纷纷提供线索。有人认为,王春芳无意间写下的“石门”可能在江津区石门一带,但更多的读者却认为应该是在涪陵区白涛镇石门乡附近。10点多,江北大石坝的李先生上班到单位,在看过这篇报道后大为激动,他说:“我是涪陵人,有白涛镇石门这个地名!”今年45岁的李先生来主城区工作已经10多年,是涪陵李渡人。李先生在孩提时代曾和玩伴步行两三个小时去过白涛镇石门,对此印象深刻。而且石门附近也有地方叫山窝。李先生认为,“白涛”“石门”“山窝”这些地名都能吻合。在成都工作的重庆人曹先生在看到胡家兄弟为妈妈寻亲的报道后,特地拿出1000元委托重庆晨报记者转交给兄弟二人,他用这样的方式为兄弟俩的寻亲贡献一份力量。寻找亲人的重点区域落在了涪陵涪陵区白涛镇石门距离綦江区打通镇天星村有200多公里,王春芳的丈夫老胡也认可王春芳是来自涪陵方向。老胡说,看上去40多岁的王春芳,有时神志不清,但她清醒时会写字,留下一些零星的线索。除了那几个地名,还有“罗天权”、“川配”、“素虫”、“王春兰”、“王春淑”、“王春芳”等一些词语,而且平时,王春芳还会在口中念叨“小兰,妹妹”这样的句子,这些都被老胡有心地记了下来。“听人说,川配好像是涪陵的一个老厂,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几个名字看起来很像自家姐妹的名字。她所说的小兰,不知道是姐妹还是女儿。”老胡看着身边的王春芳,眼里满是帮她找到亲人的期盼。11日,记者联系上了涪陵区公安局白涛分局,希望能通过这些零星的线索找到认识“王春芳”的人。涪陵公安局白涛分局高度重视,立即走访调查。由于王春芳时常念叨“快点快点,敲钟上课了”,因此老胡猜测王春芳可能曾经是学校的老师或者杂工。通过查询,在涪陵区白涛镇石门乡山窝,确有一个名叫罗天权的人,而且正是一名教师。线索吻合,办案民警一刻也没耽搁。11日晚7点多,白涛分局副局长陈爽亲自前往罗天权的家了解核实情况。陈爽将王春芳现在的照片拿给罗天权看,但罗天权对照片中的这位“王春芳”没什么印象,他立即电话联系学校其他人,请求帮忙确认一下照片上的“王春芳”究竟是谁。“王春芳”的妹妹和女儿找到了?在大家帮忙的同时,陈爽也没有闲着,手机里存着王春芳的图片继续走访。最终,涪陵民警联系上王春芳写下的另一个人“王春兰”。王春兰证实,自己的确有个姐姐,但名字不叫王春芳,而叫王春淑。自从姐姐嫁人后,王春兰已有18年没见过她了。看过照片后,王春芳认为照片上的中年妇女有一点姐姐的影子,但由于18年未见,也不敢确定,“如果是姐姐,现在应该45岁了。”王春兰表示,姐姐嫁人后,生下一个女儿潘小莉,潘小莉目前在重庆工作。民警随后联系上潘小莉,潘小莉看过照片后,只是觉得照片上的人和妈妈有些像,但比当年的妈妈似乎胖了不少,毕竟也是15年未曾相见了。据悉,潘小莉这些年来和爸爸一直都没放弃寻找妈妈,她说她愿意去綦江证实,不放弃每一个可能。她到底经历过什么仍是谜在綦江区打通镇天星村王春芳的家里,她总是笑脸盈盈,回应着大家对她的招呼。来到老胡家的14年,王春芳并不会主动做家务,老胡和儿子们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不让她停下,她还不会停,“邻居们说她像是机器人。”老胡说,王春芳生育过,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丈夫。当别人打探她的姓名和来历时,她似乎总是答非所问。外人只能通过她写的字才能从只言片语中猜测她过去发生的事。老胡当年见到“王春芳”时,她浑身是伤,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来自哪里?胡家兄弟很期待帮妈妈找到家,找到外公和其他亲人。

推荐阅读:罗田吧 http://www.luotianba.com

  • 上一篇:车主通过年检拿到绿标 上路却被查出尾气超标
  • 下一篇:男子绳捆母亲送精神病院 最终确诊精神正常(图)
  • 
    COPYRIGHT © 2015 金牛区福生殡葬服务部 ALL RIGHTS RESERVED.
    购买cdfsbz.com友情链接、项目合作请联系客服QQ:2500-38-100 邮箱:2500-38-100#QQ.com(#换@)
    本站所有原创信息,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肥猫科技
    精彩专题:网站建设
    购买本站友情链接、项目合作请联系客服QQ:2500-38-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