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招:找准定位错位发展

  不过,在郭自贵看来,广元开设国际航线并非空中楼阁。“我们的三国文化、汉代文化,对日本、韩国游客都很有吸引力。”据不完全统计,每年通过成都机场到广元的韩国游客逾2000人,而且,广元到九寨沟只有3个多小时的车程,该通道不受气候影响,可形成旅游环线,韩亚公司、青年旅行社等已主动接洽多次。

  航空经济的投入产出比高达8倍,一条国际航线为地方经济创造的GDP相当于3-4条国内航线。

  在业内人士看来,拉力虽大,但支线机场开国际航线,仍要慎重。

  民航资源专栏作者、航空领域专家智杰说,近年来,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航空起降时刻资源紧张,航企特别是外航纷纷“转战”二线城市,成都、重庆、昆明、西安等区域枢纽机场迎来发展机遇,但这把“火”短期内还无法延展到三四线城市。支线机场不能搞“大跃进”,在初期可充分发挥自身旅游或侨乡等资源优势,与航企、旅行社合作,找准盈亏平衡点,开通季节性包机航班。同时,要明晰自己在区域枢纽中的地位,与枢纽机场互补,与其他支线机场错位发展。

  东航规划发展部工程师邹茂功也表示,支线机场可从包机航班“试水”,视情况再开通定期直飞航线。“支线机场的定位须明确,就是以枢纽机场为中心发挥骨干作用。”他建议,川内支线机场最好开通至成都机场的直飞航线,通过成都机场中转或接驳。

  本报记者 王眉灵